知料 | 新加坡在搞的“工业4.0”,对中国有什么借鉴意义?
日期:2019-10-30 08:30:27  来源:网络

如果提到新加坡,熟悉互联网经济的人首先会想到其国有资本集团淡马锡。它以从不错过中国科技和互联网企业的投资机会而闻名。在过去的十年里,它投资了包括阿里腾讯美团小米在内的大量中国互联网企业。

然而,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曾经是世界第三大晶圆厂的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公司,曾经是淡马锡的全资子公司。许可半导体是新加坡先进制造业的名片。淡马锡与新加坡领导人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拥有并管理着超过3000亿美元的资产。可以说,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新加坡的半导体产业得以崛起,政府通过淡马锡推行的产业政策与此密不可分。

2018年,制造业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20%,电子产品约占50%。相比之下,同期香港第二产业总量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6%。半导体工业在就业、科学研究和进出口方面为新加坡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足够的动力。然而,全球经济结构的变化和重组给城市带来了各种不确定性。其先进制造业政策曾经为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提供了参考。未来的变化和趋势也可以作为参考。

在11月的假期里,36名氪星作者参观了新加坡的一些创新孵化器和智能制造公司。以下是对他们先进制造业的观察和思考。

在新加坡的泛岛高速公路上,突然看到著名科技公司高通、东芝、英飞凌和西门子的招牌出现在几栋彼此紧邻的大楼里,这有点令人惊讶。他们得以在新加坡立足,并受益于该国的发展政策。这可以追溯到早在1965年独立后,新加坡政府就制定了前瞻性发展半导体铸造行业的国家政策,以吸引投资和就业,发展贸易。其中一项政策是采取各种优惠政策,促进新加坡岛南部裕廊工业园区的招商引资。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的制造业曾经是中国模仿和学习的对象。中国各地的工业园区模式最初是从句容工业园区复制而来的。著名的苏州工业园区是句容工业园区经验向中国大陆转移的结果。此外,通过淡马锡等大型国有资本投资来引导产业发展,这种模式近年来也在中国得到了广泛应用。其中之一是著名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国家大基金”)一期,成立五年来,共募集资金1300多亿元,在半导体行业的社会投资中杠杆约5000亿元。

回到句容工业园,吸引了数十家全球半导体公司,使新加坡一度成为全球半导体中心城市之一,拥有数百家半导体公司,并建立了芯片生产的全要素产业链,包括芯片设计、晶圆铸造和封装测试。其产品主要用于出口。

2009年,新加坡的半导体产业占全球半导体产业的11.2%。与此同时,本土半导体企业的两大明星公司诞生了:特许半导体和星邦科技(Star Bong Technology)。后者也由淡马锡控制,曾在全球密封行业排名第五。

与新加坡560万人口和719.1平方公里的人口相比,这一成就应该说是非常好的。不可能雇佣成千上万的员工来承包像富士康这样的移动电话,所以承包一些高附加值的半导体元件并在全球产业链中占有一席之地也是好事。

2008年后,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分工有所调整,主要体现在中国半导体产业投资和研发实力的增强,新加坡在融资、科研和人力方面的本土比较优势有所减弱。2009年至2016年间,淡马锡向阿联酋投资集团atic出售许可半导体,将其并入一度是全球第二大芯片铸造厂的格罗方德,这标志着当地企业的逐渐退出。兴鹏科技卖给了中国的长店科技。淡马锡随后调整了投资策略。其在tmt行业的投资将保持在2016年总额的25%。但到2019年,预计将降至20%,投资重点将转移到金融技术等领域。

然而,就外国投资者而言,新加坡在东南亚半导体产业中的核心地位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仍然有许多外资工厂和许多tmt企业的亚太总部。美国半导体公司主要依靠通过新加坡向中国的tmt公司提供原始设备制造商服务。著名公司包括向华为、美光和伟创力提供零部件。美光2017年在新加坡的新工厂现已完工,使其能够规避相关政策,继续向华为供货。

然而,过去两年全球贸易摩擦的加剧以及始于2018年下半年的全球半导体行业衰退——IHS Markit预测,全球半导体行业2019年的收入将比去年下降近13%——在相当大程度上影响了新加坡的半导体贸易,从而影响了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发展。

新加坡的电子制造业在2018年和2019年经历了很大程度的动荡,导致总市场规模(可以理解为库存)突然增加。

单位:百万美元数据来源:新加坡统计局

新加坡市场小,贸易占主导地位,对全球电子/半导体市场的动荡极为敏感。2018年,电子产品出口下降23.6%,直接引发库存大幅增加。因此,需要在原有基础上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来改造先进制造业。

由于环境稳定,新加坡的工业发展政策具有持续的连续性,没有失去变化。在出售许可半导体和兴鹏技术后,半导体合同制造业务的重要性有所下降,但新加坡信通技术的积累使其能够进行先进制造业的升级。这种连续性反映在新加坡科技发展委员会(a*star)于2015年提出的“未来制造倡议”中。

这一举措并不复杂,它提议到2020年将新加坡制造业产值保持在国内生产总值的20%左右(2016年一度降至20%以下)。主要途径是通过孵化技术和技术商品化来提高企业的制造效率,从而保持制造业的盈利能力和领先地位。简而言之,所谓的“孵化”是制造业熟悉的“数字化”,也可以称为“智能化”。

在这方面,新加坡科学技术发展委员会主要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在人才和技术孵化方面,政府采取了ppp模式(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模式)。政府与南洋理工大学合作建立的先进再制造技术中心(artc)就是这种合作模式的产物。政府提供资金,艺术中心吸收企业成员,并与南洋理工学院的技术团队联系,从商业需求方面开发实用的技术产品。

artc中心的负责人告诉36氪星,该中心总共开展了大约400个研发项目,每个项目的平均孵化时间约为半年。artc实验工厂的氪星锯孵化项目包括虚拟现实实验室、智能机器人和3d打印技术。同时,测试工厂也在努力推广各种先进的生产解决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对所有机床数据进行集成、分类和分析,并通过无线网络将其传输到移动终端。"整个工厂都可以用ipad或智能手机监控."现场的一名工程师告诉媒体。

在artc测试工厂的监控室,工业机器人的实时数据显示在显示屏上,引入5g网络来增强机器人之间的交互功能。资料来源:本文作者拍了照片。

另一方面,科学和技术发展局正在引进强大的外援,即德国著名的“工业4.0”概念,以实现技术升级。事实上,“工业4.0”的特点可以从artc的实验工厂看出:通过数字转换实现制造业的智能化。2018年10月,提出“工业4.0”概念的德国汉诺威工业展览会首次与新加坡工业展览会(itap)联合举办亚洲展览会。此次展览将于2019年10月下旬再次举行,微软等企业将参与其中。

根据汉诺威总督斯蒂芬·韦尔(Stephen Weir)对媒体的解释,下萨克森州靠近新加坡人口,拥有大量中小企业和发达的制造业。“工业4.0”的智能制造理念适合登陆新加坡。在2018年首次引入“工业4.0”概念后,西门子在新加坡建立了一个工业4.0实验室,麦肯锡也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类似artc的实验工厂,以增加对工业4.0商业落地的理解。更多的公司仍在跟进。

迄今为止,工业4.0在技术上仍然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它的进展很难用具体的标准来衡量。任何已经实现一定程度数字化和智能化的生产系统都可以称为“工业4.0”。在新加坡智能制造公司abb的展厅里,有一个最直接的例子:一个香烟盒大小的传感器被安装在一个马达上,用来上传各种数据(振动频率、电流压力、转速等)。)实时传输到数据中心。根据数据分析,中心预测了电机的工作效率、维护和运行成本,并给出了较好的运行建议。

abb展厅展示的电机左侧的白色部分是abb的传感器。资料来源:本文作者拍了照片。

这种合作模式将为制造企业带来商业模式的变化。Abb不仅为客户提供硬件设施,还为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并越来越依赖后者来提供利润。该公司的员工告诉36氪星,他们不会为传感器本身收费。然而,从长远来看,一定的服务费将作为稳定的收入来源收取。

然而,新加坡目前市场狭窄,人力资源有限,在自己的领域发展先进制造业是一个蜗牛壳道场,缺乏发展空间。它必须在周边市场寻找登陆机会,“工业4.0”本身就是一张好名片——从这个意义上说,目前新德合作在这个概念上的商业意义大于其技术意义。

2018年,新加坡半导体元件出口受到全球贸易增长下滑的冲击,尤其是中美在半导体领域的争端。然而,贸易摩擦的影响之一是加速了一些低端产业向东南亚,特别是越南等地的转移。但这对新加坡来说并不坏。在新加坡关于“工业4.0”的非正式讨论中,一位来自越南工业非政府组织的人士表示,越南已经承接了许多低端产业,但在如何推动这些产业升级方面仍存在许多问题。"工业4.0将给越南的产业升级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

这意味着新加坡在发展智能制造业方面与周边国家和地区是互补的。它可以通过出口技术和解决方案获得商业利益。

然而,即使新加坡与德国合作进行“工业4.0”的数字化升级,新加坡能否在技术和服务出口上获得更多利润,从而超越原有半导体行业的出口?这个问题的答案仍然相当模糊。

随着东南亚市场一体化程度的不同和基础设施建设进度的不同,智能制造在该地区的实施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此外,在进入商业领域时,仍有一些技术需要在许多方面加以考虑。例如,一名abb技术人员告诉36氪星,许多企业不信任云服务,也不愿意云数据。各方需要在信息安全的许多方面进行协调,并促进关于数据安全的立法。

Abb展示咖啡机器人。单独建造一个并不难,但是如何提高它的商业价值却很困难。资料来源:本文作者拍了照片。

你如何看待新加坡工业4.0概念在中国的落地?

从技术上讲,由于良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国际象棋”的巨大市场,中国智能制造业有更多的发展机遇。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在中国不是新概念。新加坡也不太可能像以前那样提供一站式制造升级体验。然而,在商业发展与合作方面,如何与国外先进制造模式对接,共同开发市场,也许新加坡模式可以作为参考。



快乐十分